bet体育在线

廊坊市第四小学

语言文字培训:第一批异形字解读(一)

浏览数:20

第一批异形字解读(一)

编者按:异形词是指普通话书面语中并存并用的同音、同义而书写形式不同的词语。2001年12月,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公布《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选取了普通话书面语中经常使用、公众的取舍倾向比较明显的338组异形词(包括词和固定短语),作为第一批进行整理,给出了每组异形词的推荐使用词形。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作为推荐性试行规范公布,其目的是鼓励和倡导人们选择推荐的词形,不要使用不规范的词形,以更好地使用和掌握祖国的语言,逐步达到词语用法的统一。在语文教学、新闻出版、辞书编纂、信息处理领域,人们应该使用国家推荐的规范词形;在对语言文字进行专业检查时应以推荐词形为准。为使社会各界读者正确了解异形词的整理过程,国家语委特别邀请了异形词规范研制组的专家对异形词的整理过程进行了说明。文中所指“词频统计”是研制组根据《人民日报》1995- 2000年全部作品作为语料统计分析的。
▲用“按捺”而不用“按纳”

《现代汉语词典》:“[按捺]抑制②:~不住激动的心情。也作按纳。”《新华词典》只收“按捺”。《汉语大词典》以“按捺”为主条。
词频统计:按捺154,按纳0。
“按捺”是同义复词。《说文》:“按,下也。”段注:“以手抑之使下也。”《管子·霸言》:“按强助弱。”注:“按,抑也。”“捺”与“按”同义,《广韵》:“捺,手按也。”“纳”义为“入”。《说文》:“纳,丝湿纳纳也。”段注:“纳纳,湿意。……古多假纳为内字。内者,入也。”“按”和“捺”所表示的动作是由上往下,而“纳”所表示的动作是由外向内,显然,作“按纳”是讲不通的。因此,宜以“按捺”为规范词形。
▲用“按语”而不用“案语”
《现汉》:“[按语]作者、编者对有关文章、词句所做的说明、提示或考证。也作案语。”《新华》《辞海》均以“按语”为主条。
词频统计:按语16,案语2。
“按”的本义为“下”(动词),即“以手抑之使下”。引申为“审察”。《红楼梦》第八十二回:“翻了一本看去,章章里头,似乎明白,细按起来,却不很明白。”所谓“按语”,也就是“审察之语”。而“案”本是名词,《说文》:“案,几属。”古指一种有足的木盘,上食时用。“案”与“按”同音,故可通借。《战国策·赵策二》:“臣窃以天下之地图案之,诸侯之地,五倍于秦。”此“案”作“审察”解,是“按”的借字。“案语”的“案”也是如此。根据使用频率,宜以“按语”为规范词形。
▲用“百废俱兴”而不用“百废具兴”

《现汉》:“[百废具兴]各种该办未办的事业都兴办起来。也说百废具举。‘具’也作俱。”《辞海》:“[百废俱兴]一切废置的事情都兴办起来。范仲淹《岳阳楼记》:‘政通人和,百废具兴。’具,通‘俱’。”《大词典》以“百废俱兴”为主条,引《岳阳楼记》作“百废俱兴”。
词频统计:百废俱兴8,百废具兴0。

“具”与“俱”二字古不同音,也不同义。《说文》:“具,共(供)置也。”“俱,皆也。”段玉裁注:“皆,各本作偕,字之误也,今正。白部曰:‘皆,俱词也。’与此为互训。《诗》有假具为俱者,如《大叔于田》‘火烈具举’是也。”《诗·小雅·节南山》:“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毛传:“具,俱也。”《岳阳楼记》作“百废具兴”,是将“具”作为“俱”的借字来用的。在现代汉语里,二字已有明确的分工:“具备、具有、具保、具结、具体、具名、器具、工具、文具”等用“具”,而“一应俱全”“万事俱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两败俱伤”等用“俱”。二者不再相混。为了保持词汇的系统性,宜以“百废俱兴”作为规范形式。
▲用“百叶窗”而不用“百页窗”
《现汉》:“[百叶窗]①窗扇的一种,用许多横板条制成,横板条之间有空隙,既可以遮光挡雨,又可以通风。②机械设备中像百叶窗的装置。”《大词典》《辞海》均以“百叶窗”为主条,注明“亦作百页窗”。
词频统计:百叶窗14,百页窗0。
“叶”本指树叶。《说文》:“叶,草木之叶也。”引申泛指像叶子的片状物。“页”,甲骨文上像人头,下像人身。故《说文》以“头”释之,凡以页为偏旁的字多与头有关。书页的页本当作“叶”,谓片片如树叶,后借页为叶。故宜以“百叶窗”为规范词形。
▲用“斑白”而不用“班白”、“颁白”
《现汉》“[斑白]〈书〉(须发)花白:两鬓~。也作班白、颁白。”《辞海》:“[斑白]头发花白,谓年老。……亦作‘班白’、‘颁白’。”《新华》以“斑白”为主条,“班白”为副条。
词频统计:斑白59,班白0,颁白1。
《说文》:“辬,驳文也。”段玉裁注:“谓驳杂之文曰辬也。色不纯曰驳,引申为凡不纯之称。……斑者,辬之俗。今乃斑行而辬废矣。又或假班为之。……头黑白半曰颁,亦辬之假借字。”据此可知,“斑白”用的是正字,而“班白”和“颁白”用的是借字。在现代汉语里,“斑白”已占统治地位。宜以“斑白”为规范词形。
▲用“斑驳”而不用“班驳”
《现汉》:“[斑驳]一种颜色中杂有别种颜色,花花搭搭的:树影~。也作班驳。”《辞海》以“斑驳”为主条,“班驳”为副条。《新华》只收“斑驳”。
词频统计:斑驳151,班驳0。
《说文》:“驳,马色不纯。”段玉裁注:“许意马异色成片段者皆得曰驳。引申之为凡色不纯之称。”“斑”为“驳文(纹)”,“斑驳”是同义复词。“班驳”的“班”是“斑”的借字(见“斑白”条)。宜以“斑驳”为规范词形。
▲用“辈分”而不用“辈份”

《现汉》:“[辈分]指家族、亲友之间的世系次第:论~,我是他叔叔│他年纪比我小,~比我大。”《新华》也只收“辈分”。《大词典》以“辈分”为主条,说明“亦作‘辈份’”。



词频统计:辈分20,辈份10。




《说文》:“分,别也。从八刀,刀以分别物也。”引申为“区别”“界限”。“辈分”即辈次上的区别和界限。“份”指整体中的一部分,如:股份、份额、一式两份等。“辈分”比“辈份”理据充分,宜以“辈分”为规范词形。




▲用“本分”而不用“本份”




《现汉》:“[本分]①本身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的工作。②安于所处的地位和环境:~人│守~│这个人很~。”《辞海》《新华》同《现汉》一样,都只收“本分”。《大词典》以“本分”为主条,说明“亦作‘本份’”。




词频统计:本分94,本份5。




“本分”的“分”,同“辈分、职分、安分、分内、分外”等的“分”一样,都是“界限”和“限度”的意思,因此,宜以“本分”为规范词形。(参见“辈分”条)




▲用“笔画”而不用“笔划”




《现汉》:“[笔画]①组成汉字的点、横、直、撇、捺等。②指笔画数:书前有汉字~索引。‖也作笔划。”《新华》《大词典》均以“笔画”为主条。




词频统计:笔画109,笔划82。




“画”与“划”同源。“划”是“画”的分别字。《说文》:“画,介(界)也。”引申为“划分”。《汉书·地理志》:“画野分州。”“画”与“分”互文同义。又引申为“绘画”和“笔画”。《战国策·齐策二》:“一人蛇先成,引酒且饮之;乃左手持卮,右手画蛇。”“画蛇”的“画”即绘画的画。《说文》: “文,错画也。”“错画”即交错的笔画。由此可见,“画”的“笔画”义,至晚在汉代就产生了。现在,二字有了明确的分工:“划”字用于“划分”“划拨” “计划”“策划”等;“画”字用于“图画”“描画”“画押”“刻画”“指手画脚”等。一些有影响的字典词典,都倾向于用“笔画”,故宜以“笔画”为规范词形。




▲用“毕恭毕敬”而不用““必恭必敬”




《现汉》:“[必恭必敬]十分恭敬。也作毕恭毕敬。”《新华》的处理与《现汉》相反:“[毕恭毕敬]也作必恭必敬。十分恭敬。”《大词典》两种写法分条列出,不分主次,并在“必恭必敬”条下说:“必通‘毕’。”《中国成语大辞典》以“必恭必敬”为主条。




词频统计:毕恭毕敬24,必恭必敬0。




“必恭必敬”这一成语,出自《诗·小雅·小弁》:“维桑维梓,必恭敬止。”这个成语原来是“必定恭敬”的意思。后来在流传的过程中,人们将它用作“十分恭敬”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将“必恭必敬”作为一个整体理解,而不能将其中的“必”理解为“毕”或“十分”的意思。“必”不通“毕”。“毕”有“全部”“完全”的意思,与此成语的新义较为接近,故“毕恭毕敬”占了绝对优势。从众从俗,宜以“毕恭毕敬”为规范形式。




▲用“标志”而不用“标识”




《现汉》:“[标志]①表明特征的记号:地图上有各种形式的~。◇这篇作品是作者在创作上日趋成熟的~。②表明某种特征:这条生产线的建成投产,~着这个工厂的生产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也作标识。”《新华》的处理与《现汉》同。《辞海》则认为二者是包孕异形词,解释说:“[标识]同标志①。”




词频统计:标志4035,标识410。




《说文》:“志,意也。”段注:“《周礼·保章氏》注云:‘志,古文识。’盖古文有志无识,小篆乃有识字。《保章》注曰:‘志,古文识。识,记也。’…… 今人分志向一字,识记一字,知识一字,古只有一字一音。”由此可见,“志”和“识”是同源字,“标志”和“标识”理据相同。但“识”的常读音现为shí,且“标志”通用性强,宜作为规范词形。《辞海》认为“标识”仅在“记号”义上与“标志”同,这是符合当今语用实际的。但“标志”包孕“标识”,故不影响本组用取舍法进行规范。




▲用“秉承”而不用“禀承”




《现汉》:“[秉承]承受;接受(旨意或指示)。也作禀承。”《新华》也以“秉承”为主条。《辞海》:“禀①领受;承受。如:禀性;禀承。”




词频统计:秉承104,禀承3。




《说文》:“秉,禾束也。从又(手)持禾。”《广雅·释诂二》:“秉,持也。”“秉公、秉心、秉正、秉志、秉直、秉持”等词中的“秉”都有“持”义。《说文》:“禀,赐谷也。”段注:“凡赐谷曰禀,受赐亦曰禀。引申之,凡上所赋,下所受皆曰禀。《左传》言‘禀命则不威’是也。”“禀受、禀命、禀性、禀赋、禀才、禀气、禀形”等词中的“禀”,都有“受”义。“禀承”是同义复词,二字都作“受”解。《说文》:“承,奉也,受也。”因此,作“禀承”,用的是本字本义;作“秉承”,“秉”是用的借字,二字可以通用。从理据来说,“禀承”为优;从通用性来说,“秉承”占有绝对优势。根据从众从俗的原则,宜以“秉承” 为规范词形。




▲用“补丁”而不用“补靪”、“补钉”




《现汉》:“[补丁]补在破损的衣服或其他物品上面的东西:打~|~摞~。也作补钉、补靪。”《新华》只收“补丁”。《大词典》:“[补丁]亦作‘补帄’、‘补钉’。”未收“补靪”。




词频统计:补丁83,补钉8,补靪0。




《广雅·释诂八》:‘靪,补也。’王念孙疏证:“靪之言相丁著也。今俗语犹云补丁矣。”《说文》:“靪,补履下也。”段注:“今俗谓补缀曰打补靪,当作此字。”“靪”作“补”解,是“补靪”的本字。“丁”和“钉”是俗字。现在“靪”是非通用字,而“补丁”的通用性比“补钉”强,宜以“补丁”为规范词形。




▲用“参与”而不用“参预”




《现汉》:“[参与]参加(事务的计划、讨论、处理):~其事|他曾~这个规划的制订工作。也作参预。”《新华》:“[参与]也作参预。”《辞海》只收“参预”,释为“参与;预问。”《大词典》:“[参与]亦作‘参预’、‘参豫’。预闻而参与其事;介入,参加。”




词频统计:参与14585,参预1。




《说文》:“豫,象之大者。”段注:“此豫之本义,故其字从象也。引申之,凡大皆称豫……。大必宽裕,故先事而备谓之豫。……亦借为‘与’字,如《仪礼》古文‘与’作‘豫’是也。”又云:“俗作预。”由此可知,“参与”用的是本字;“参预”和“参豫”,用的是借字。“参与”是同义复词。“与”也是“参加” 的意思。《左传·僖公三十二年》:“蹇(jiǎn)叔之子与(yù)师。”“参与”与“参预(豫)”,在“参加到里面去进行活动”这个意义上是异形关系,可以互换,宜以“参与”为规范词形。但古汉语中作“参加并且干预”解的“参预”不得改写为“参与”。




▲用“惨淡”而不用“惨澹”




《现汉》:“[惨淡]①暗淡无色:天色~|~的灯光。②凄凉;萧条;不景气:秋风~|神情~|生意~。③形容苦费心力:~经营。‖也作惨澹。”《新华》只收“惨淡”。《大词典》《辞海》均以“惨淡”为主条。




词频统计:惨淡27,惨澹0。




“澹”字曾于1955年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作为“淡”的异体字淘汰。1988年《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又起用了“澹”字,不过与“淡”字的义项不再重叠。它只用于书面语,作“安静”解。《现汉》:“澹〈书〉安静。”因此,宜以“惨淡”为规范词形。




▲用“差池”而不用“差迟”




《现汉》:“[差池]差错。也作差迟。”《新华》只收“差池”。《辞海》“[差池]①(cī-)参差不齐。……②(chā-)差错;错误。”“[差迟]差错。”




词频统计:差池12,差迟0。




“差池”有两种读音,一读“cī池”;一读“chā池”。《辞海》将这两种读音的“差池”作为一个词条来解释,是有道理的。因为“差池”的“差错;错误” 义,是从“差池”的“参差不齐”义引申发展而来的。《诗·邶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马瑞辰通释:“差池,义与参差同,皆不齐貌。”《左传· 襄公二十二年》:“谓我敝邑,迩在晋国,譬诸草木,吾臭味也,而何敢差池?”杜预注:“差池,不齐一。”为从一方的行动、做法与为主一方的行动、做法“不齐一”,在为主的一方看来,就是差错,就是错误。二者原为一词,后来由于词义引申而变为连读音也不同的两个词了。这叫“音随义变”。在现代汉语中,“差池”的参差不齐义已不用,仅存差错义了。至于“差迟”,原指时间上的差错。宋吴曾《能改斋漫录·神仙鬼怪》:“今夜三鼓漏点中半,公能独步至园,则老兵当有一言授公。苟少差迟,则遂成虚矣。”后与“差池”用法趋同。鲁迅《而已集·革命时代的文学》:“一个才子出门遇见一个佳人,两个人很要好,有一个不才子从中捣乱,生出差迟来,但终于团圆了。”这个“差迟”便与“差池”义同,指差错、误会而言。现已无人再用。因此,宜以“差池”为规范词形。




▲用“掺和”而不用“搀和”






《现汉》:“搀2把一种东西混合到另一种东西里去:~和|饲料里再~点水|初期白话文,~用文言成分的比较多。”“掺同‘搀2’:~兑|~杂。”“[搀和]①搀杂混合在一起:把黄土、石灰、砂土~起来铺在小路上。②参加进去(多指搅乱、添麻烦):这事你少~|人家正忙着呢,别在这里瞎~。”《新华》同《现汉》一样,只收“搀和”,未收“掺和”,但在“掺”字条下也说“㈠同搀②(即“混合”义)。”《辞海》:“搀②杂;拌;混和。”“掺㈢通‘搀’。杂;混和。”《大词典》也说:“掺②用同‘搀’。”以上辞书都认为二者是全等异形词,并以“搀和”为主条。




词频统计:掺和33,搀和2。




现在“搀”表搀扶义;“掺”表混合义。根据这种分工和词频统计,宜以“掺和”为规范词形。




▲用“掺假”而不用“搀假”




《现汉》只收“搀假”,但“掺”字条说:“同‘搀2’。”这就等于说“掺假”同“搀假”。解释说:“[搀假]把假的搀在真的里面或把质量差的搀在质量好的里面。”






词频统计:掺假83,搀假0。




宜以“掺假”为规范词形。(参见“掺和”条)




▲用“掺杂”而不用“搀杂”




《现汉》以“搀杂”为主条,“掺”字条下说明“同‘搀2’:~兑|~杂”。解释说:“[搀杂]混杂:使混杂:别把不同的种子~在一起|喝骂声和哭叫声~在一起|依法办事不能~私人感情。”




词频统计:掺杂202,搀杂4。




宜以“掺杂”为规范词形。(参见“掺和”条)




▲用“铲除”而不用“刬除”




《现汉》:“[铲除]连根除去;消灭干净:~杂草|~祸根|~旧习俗,树立新风尚。”“刬同铲②:~除。”《新华》只收“铲除”。“刬”下注明:“‘铲’的异体字。”《大词典》以“铲除”释“刬除”。




词频统计:铲除435,刬除0。




“铲”和“刬”是同源字。《说文》:“铲,……一曰平铁。”段注:“谓以刚铁削平柔铁也。《广韵》曰:‘铲,平木器也。’凡铲削多用此字。俗多用刬字。”《广雅·释诂》:“刬,削也。”王念孙疏证:“刬、铲声义并同。”现“刬”为非通用字,应以“铲除”为规范词形。




▲用“徜徉”而不用“倘佯”




《现汉》:“[徜徉]〈书〉闲游;安闲自在地步行。也作倘佯。”《新华》以“徜徉”为主条。《大词典》分立词条,“倘佯”条注明“同‘徜徉’。”




词频统计:徜徉273,倘佯30。




叠韵联绵词。“徜”和“徉”都是单义字,“倘”和“佯”都是多义字,且“倘”的常读音为tǎng。宜以“徜徉”为规范词形,以与“彷徨”“徘徊”等近义词的词形相一致。




▲用“车厢”而不用“车箱”




《现汉》:“[车厢]火车、汽车等用来载人或装东西的部分。也作车箱。”《辞海》只收“车厢”。




词频统计:车厢558,车箱22。




《说文》:“箱,大车牝(pìn)服也。”段注:“箱即谓大车之舆也。……以左右有两较,故名之曰箱。……假借为箧(qiè)笥之称,又假借为东西室之称。”由此可知,“箱”与“厢”同源。“车箱”的“箱”是本字;“厢”是借字。现在二字有了分工:“厢”字用于“车厢、厢房、东西两厢、一厢情愿”等, “箱”字用于“衣箱、风箱、信箱、冰箱”等。因此,宜以“车厢”为规范词形。




▲用“彻底”而不用“澈底”




《现汉》:“[彻底]一直到底;深而透:~改正错误|~改变旧作风。也作澈底。”《新华》和《辞海》只收“彻底”。




词频统计:彻底4911,澈底0。




《说文》:“彻,通也。”《庄子·外物》:“目彻为明,耳彻为聪。”《玉篇》:“澈,水澄也。”《水经注·沅水》:“清潭镜澈。”“镜澈”就是像镜子一样明净。“彻”是动词,“澈”是形容词。“彻底”是动宾结构。贾思勰(xié)《齐民要术·作酱法》:“十日内,每日以杷彻底搅之。”“清澈”是并列结构。唐薛用弱《集异记·嘉陵江巨木》:“江水清澈,毫发可见。”“彻底”应该用“彻”;“清澈”应该用“澈”。郁达夫《逃走》:“一条清澄彻底的江水,直泻下来。”此句虽是形容水的清澄,但也只应作“彻底”,不应作“澈底”。作“澈底”是借“澈”为“彻”。此外,《大词典》所收“澈究”“澈夜”“澈查”“澈映”“澈骨”“澈透”“澈悟”“澈虚”“澈声”等词中的“澈”,也都是“彻”的借字。根据以上理由,宜以“彻底”为规范词形。




▲用“沉思”而不用“沈思”




《现汉》:“[沉思]深思:~良久|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新华》也只收“沉思”,但“沈”字条说:“㈡chén同‘沉’。”《大词典》:“[沈思]亦作‘沉思’。深思。”




词频统计:沉思429,沈思0。




“沉”字古作“湛”。《说文》:“湛,没(mò)也。”段注:“古书浮沈字多作湛,湛沈古今字,沉又沈之俗也。”《汉书·五行志》:“王子鼂(cháo)以成周之宝圭湛于河。”《诗·小雅·菁菁者莪》:“汎汎杨舟,载沈载浮。”现在,“沉”和“沈”在用法上有了分工:“沉”字用于“沉没(mò)、沉淀、沉溺、沉沦、沉寂、沉静、沉闷、沉痛、沉睡、沉着、沉稳、沉重、沉甸甸、黑沉沉”等;“沈”读shěn,用于姓氏和地名,如:“姓沈”“沈阳”等。根据这种分工,应以“沉思”为规范词形。




▲用“称心”而不用“趁心”




《现汉》:“[称心]符合心愿;心满意足:~如意。”《新华》只收“称心如意”。《大词典》以“称心”为主条,“趁心”为副条。《辞海》只收“称心”,但“趁”字条下说:“④通‘称’。遂。如:趁心;趁愿。”




词频统计:称心92,趁心0。




《说文》:“称,铨也。”段注:“铨者,衡也。《声类》曰:‘铨,所以称物也。’称,俗作秤。”又注云:“处陵切(读chēng)。《广韵》又昌孕切(读 chèn),是也,等也。铨义之引申。”“称心”的“称”,就是“等”的意思。“心”指心愿。事情的发展与自己的心愿相等同,就叫“称心”。“趁心”的 “趁”,是“称”的借字。《广韵·震韵》:“趁,趁逐。”宜以“称心”为规范词形。




▲用“成分”而不用“成份”




《现汉》和《大词典》都将“成分”与“成份”作为全等异形词,并以“成分”为主条。《现汉》:“[成分]①指构成事物的各种不同的物质或因素:化学~|营养~|减轻了心里不安的~。②指个人早先的主要经历或职业:工人~|他的个人~是学生。‖也作成份。”《新华》只收“成分”。




词频统计:成分1413,成份606。




“成分”的“分”,是“部分”的意思。《说文》:“分,别也。从八刀,刀以分别物也。”用刀把东西切开来叫“分”,一个东西被切割成若干部分,这若干部分就叫“成分”。这是“分”的引申义。“份”是“分”的后起加旁字,与《说文·人部》“份,文质备也”的“份”(bīn)同形而不同义。现在,“分”和 “份”有了分工:“职分、本分、辈分、水分、盐分、养分、肥分”等用“分”;“股份、年份、月份、省份、一份礼物、两份报”等用“份”。“成分”的 “分”,与“水分、盐分、养分、肥分”的“分”同,故宜以“成分”为规范词形。




▲用“澄澈”而不用“澄彻”




《现汉》:“[澄澈]清澈透明:清溪~见底。也作澄彻。”《大词典》以“澄澈”为主条。《辞海》只收“澄澈”。




词频统计:澄澈41,澄彻1。




“澄”古作“澂”。《说文》:“澂,清也。”段注:“《方言》曰:‘澂,清也。’澂澄古今字。”“澄澈”是同义复词,与“清澈”义同。“澄澈”用的本字,“澄彻”用的借字。宜以“澄澈”为规范词形。(参见“彻底”条)






▲用“侈靡”而不用“侈糜”




《现汉》:“[侈糜]〈书〉奢侈浪费。也作侈靡。”《新华》只收“侈糜”。《大词典》则只收“侈靡”。




词频统计:侈靡0,侈糜0。




《说文·米部》:“糜,糁(sǎn)糜也。”段注:“专用米粒为之谓之糁糜,亦谓之粥……《释名》曰:‘糜,煮米使糜烂也……’引申为糜烂字。”《非部》:“靡,披靡也。”段玉裁认为“披靡”是分散下垂之貌。“披”字本应从木,析也,写者讹从手。并认为“靡”当训“散”。“侈靡”的“靡”也是“散”的意思。“侈靡”指奢侈浪费,而奢侈浪费是一种分散财物的方式,是“散”义的引申。《汉书·杨王孙传》:“夫厚葬诚亡(无)益于死者,而俗人竞以相高,靡财单(殚)币,腐之地下。”颜师古注:“靡,散也。单,尽也。”可见“侈靡”用的是本字,而“侈糜”用的是借字。故宜以“侈靡”为规范词形。






▲用“筹划”而不用“筹画”




《现汉》只收“筹划”。“[筹划]①想办法;定计划:这里正在~建设一座水力发电站。②筹措:~资金|~建筑材料。”《新华》也只收“筹划”。《辞海》和《大词典》则只收“筹画”。




词频统计:筹划641,筹画2。




根据“划”与“画”在字义和用法上的分工和使用频率,宜以“筹划”为规范词形。(参见“笔画”条)




▲用“筹码”而不用“筹马”




《现汉》:“[筹码]①计数和进行计算的用具,旧时常用于赌博。②旧时称货币和能够代替货币的票据。‖也作筹马。”《新华》以“筹码”为主条。《辞海》只收“筹马”,注明“亦作‘筹码’”。《大词典》以“筹马”为主条。




词频统计:筹码148,筹马0。




《礼记·少仪》:“不擢马。”唐孔颖达疏:“投壶立筹为马……每一胜辄立一马,至三马而成胜。”由此可见,“筹马”是最初的名称,后来写作“筹码”。现在“筹马”事实上已被淘汰。因此,宜以“筹码”为规范词形,以与“码子、砝码”等相一致。




▲用“踌躇”而不用“踌蹰”




《现汉》:“[踌躇]①犹豫:颇费~|~不决|~了半天,我终于直说了。②〈书〉停留。③〈书〉得意的样子:~满志。‖也作踌蹰。”《新华》《大词典》也均以“踌躇”为正条。




词频统计:踌躇60,踌蹰2。




《广雅·释训》:“踌躇,犹豫也。”王念孙疏证:“此双声之相近者也……夫双声之字,本因声以见义。”“踌躇”为双声联绵词,作“躇”作“蹰”均可;但“踌躇”比较通行,宜以“踌躇”为规范词形。




▲用“喘吁吁”而不用“喘嘘嘘”




《现汉》:“[喘吁吁](~的)形容喘气的样子:累得~的。也作喘嘘嘘。”《大词典》也以“喘吁吁”为主条。




词频统计:喘吁吁3,喘嘘嘘0。




“吁”和“嘘”原为动词,都有“吐气”义,与“吸”相对。《论衡·论死》:“生人所以言语吁呼者,气括口喉之中,动摇其舌,张歙其口,故能成言。”《庄子 ·天运》:“风起北方,一西一东,有上彷徨,孰嘘吸是?”成玄英疏:“嘘吸,犹吐纳也。”“喘吁吁”和“喘嘘嘘”都等于说“喘呼呼”。二者都有理据,而 “喘吁吁”简单易写,通用性强,故宜以“喘吁吁”为规范词形。




▲用“赐予”而不用“赐与”




《现汉》以“赐予”为主条,解释说:“[赐予]赏给:~爵位。也作赐与。”《辞海》:“赐①旧指上对下的给予。如:赏赐;赐予。”




词频统计:赐予108,赐与5。




《说文·予部》:“予,推予也。”段注:“予、与古今字。”《舁部》:“舆,黨舆也。”段注:“舆当作与。与,赐予也。”“予”“与”二字古通用,“赐予”和“赐与”都是同义复词,理据相同。根据词频,宜以“赐予”为规范词形。




▲用“粗鲁”而不用“粗卤”




《现汉》:“[粗鲁]粗暴鲁莽:性格~│他是个火性人,说话~,你别介意。也作粗卤。”《新华》:“[粗鲁]也作粗卤。”《大词典》:“[粗鲁]亦作‘粗卤’”。




词频统计:粗鲁31,粗卤0。




《说文·鱼部》:“鲁,钝词也。”段注:“孔注《论语》曰:‘鲁,钝也。’……按椎(chuí)鲁、卤莽皆即此。”《卤部》:“卤,西方碱地也。”由此可知,“粗鲁”用的是本字,“粗卤”用的是借字。以“鲁”字为语素的有“鲁钝、愚鲁、鲁莽”等:以“卤”字为语素的有“卤水、盐卤、卤味、打卤面”等。根据系统性和通用性原则,宜以“粗鲁”为规范词形。




▲用“搭档”而不用“搭当”、“搭挡”




《现汉》:“[搭档]①协作:我们两个人~吧。②协作的人:老~。‖也作搭当。”《新华》《辞海》只收“搭档”。《大词典》以“搭挡”为主条,注明“亦作‘搭当’‘搭档’”。




词频统计:搭档176,其他为0。




《说文·田部》:“(儅去亻),田相值也。”段注:“值者,持也。田与田相持也。引申之,凡相持相抵皆曰当。”“搭当”等于说“搭对”。以理据而言,本应作“搭当”,用“档”是音同借用。现“搭档”的通用性强,且“当”“挡”均为多音字,“档”为单音字。故宜以“搭档”为规范词形。




▲用“搭讪”而不用“搭(赶去干加山)”、“答讪”




《现汉》:“[搭讪]为了想跟人接近或把尴尬的局面敷衍过去而找话说。也作搭(赶去干加山)、答讪。”《大词典》“搭讪”“搭(赶去干加山)”“答讪”分列词条,前二者以“搭讪”为主条,后者注明“亦作‘答山’”。《新华》《辞海》只收“搭讪”。




词频统计:搭讪23,其余0。




“搭”在此词中是连接义,与“搭茬儿、搭档、搭腔、搭伙”中的“搭”意义近似。“答”,常读dá,作回答、报答解,而在此词中读dā,是借用。“讪”,难为情的样子,与此词义合。“(赶去干加山)”,其义为跳跃,与此词无关,音同借用而已。现为非通用字。“搭讪”有理据,且通用性强,宜作为规范词形。




▲用“答复”而不用“答覆”




《现汉》《辞海》均未列为词条。《现汉》“复(右上角标数字2)”字条下说:“②回答;答复。”“覆”字条下说:“③同‘复(右上角标数字2)’。”《新华》只收“答复”。《大词典》只收“答覆”。




词频统计:答复938,答覆0。




“覆”有“反”义。《说文》:“覆,(西下加之)(fěng)也。”段注:“反也。覆、(西下加之)、反三字双声。又部‘反’下曰:‘覆也’。反覆者,倒易其上下……覆与復义相通,復者,往来也。”原来一般写作“答覆”,后将“覆”的回答义用“复(復)”字来表示,故作“答复”。现“答复”的通用性已占绝对优势,故宜作为规范词形。




▲用“戴孝”而不用“带孝”




《现汉》:“[带孝]死者的亲属和亲戚,在一定时期内穿着孝服,或在袖子上缠黑纱、辫子上扎白绳等,表示哀悼。也作戴孝。”《大词典》以“带孝”为主条。




词频统计:戴孝17,带孝3。




清翟颢《通俗编·伦常》:“今概称居丧曰孝子,服曰戴孝……自晋宋以来皆然。”可见,“戴孝”一词出现较早,且“戴”原指戴孝帽,故宜以“戴孝”为规范词形。




▲用“耽搁”而不用“担搁”




《现汉》:“[耽搁]①停留:因为有些事情没办完,在上海多~了三天。②拖延:~时间|事情再忙也不要~治病。③耽误:庸医误诊,把病给~了。‖也作担搁。”《新华》也以“耽搁”的主条。




词频统计:耽搁94,担搁0。




从理据方面来说,当作“耽搁”。《书·无逸》:“惟耽乐之从。”孔传:“过乐谓之耽。”引申为“耽误”“耽搁”。《金史·五行志》:“童谣云:‘青山转,转山青,耽误尽,少年人’。”“担搁”用的是借字。宜以“耽搁”为规范词形,与“耽误”一致。(参见“担心”条)




▲用“淡泊”而不用“澹泊”




《现汉》:“[淡泊]〈书〉不追求名利:~名利|~寡欲|~明志。也作澹泊。”《新华》只收“淡泊”。《辞海》以“澹泊”为主条。




词频统计:淡泊316,澹泊9。




“淡泊”(澹泊)是同义复词,作“恬静寡欲”解,本字为“·怕(bó)”。《说文·心部》:“憺,安也。”“怕,无伪(为)也。”段注:“《子虚赋》曰: ‘怕乎无为。’憺怕,俗用澹泊为之,假借也。澹作‘淡’,尤俗。”《广雅·释诂》:“澹,安也。”“憺、怕,静也。”王念孙疏证:“字或作澹,又作淡。” 根据通用性原则,宜以“淡泊”为规范词形。






▲用“淡然”而不用“澹然”




《现汉》:“[淡然]〈书〉形容不经心;不在意;~置之|~一笑。也作澹然。”《新华》只收“淡然”。




词频统计:淡然45,澹然0。




“淡然”和“澹然”都是“憺然”的俗字,应作“安然”或“恬然”解,形容无欲无求的心态。如:唐元稹《叙诗寄乐天书》:“性不近道,未能淡然忘怀。”宋苏轼《祭陈君式文》:“澹然无求,抱洁没身。”现“淡然”词频高,宜作为规范词形。(参见“淡泊”条)




▲用“倒霉”而不用“倒楣”




《现汉》:“[倒霉]遇事不利;遭遇不好:真~,赶到车站车刚开走。也作倒楣。”《大词典》分列“倒霉”“倒楣”“倒痗”三个词条,以“倒霉”为主条。《辞海》只收“倒楣”,注明“亦作‘倒霉’‘倒痗’”。




词频统计:倒霉160,倒楣1。




从理据方面来说,当作“倒楣”。《尔雅·释宫》:“楣谓之梁。”。注:“门户上横梁。”顾公燮《消夏闲记摘抄》卷上:“明季科举甚难,得取者门首竖棋(旗)杆一根;不中则撤去,谓之倒楣。今吴俗讥事不成者谓之倒楣,想即本此。”后音借为“倒霉”“倒痗”。“倒霉”现比较通行,宜以此为规范词形。








▲用“低回”而不用“低徊”




《现汉》[低回]〈书〉①徘徊(huái)。②留恋:使人~不思离去。③回旋起伏:思绪~|~婉转的乐曲。‖也作低徊。《新华》只收“低回”。《大词典》分列“低回”“低徊”“低迴”三个词条,以“低回”为主条,其余都注明“参见‘低回’”。




词频统计:低回86,低徊8。




“低回”为联绵词,联绵词往往词无定字。《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审定“徊”统读huái。与“回”不再同音。“迴”已简化为“回”。应以“低回”为规范词形。




▲用“凋敝”而不用“雕敝”、“雕弊”




《现汉》:“[凋敝](生活)困苦;(事业)衰败:民生~|百业~。”《大词典》分列“凋敝”“雕弊”“雕敝”三个词条,前二者无主次之分,后二者以“雕弊”为主条。《辞海》《新华》只收“凋敝”。




词频统计:凋敝64,其他为0。




“凋”,从冫(古同冰),本义指草木零落,引申为衰败、疲敝。《说文》:“凋,半伤也。”“雕”字也见于《说文》,是鸟名。段注云:“假借为琱琢、凋零字。”“凋”“雕”古代通用,故1955年《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曾将“凋”作为“雕”的异体字予以淘汰。1988年《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确认“凋”为规范字。“敝”有破旧、衰败义。宜以“凋敝”为规范词形。




▲用“凋零”而不用“雕零”




《现汉》:“[凋零]①(草木)凋谢零落:万木~。②衰落:家道~。”《新华》《辞海》只收“凋零”。《大词典》分条释义,未分主副,义同。




词频统计:凋零60,雕零0。




宜以“凋零”为规范词形。(参见“凋敝”条)




bet8 bet98 bet36体育 188bet体育 bet188 bet九州体育